来去过于自如,走了也没有人发现,只发现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伊瓦苏,哥哥想你。

哥哥生日安好想你

【勋兴】人间精品

顾隅:

1


 


 


 


今天张艺兴回到寝室关门的时候又被吓了一跳,大叫一嗓子蹦了老远,冷静下来之后把门把上挂着的橡胶蛇甩到了正在打游戏的边伯贤身上。


 


那条蛇是今年张艺兴买给边伯贤的生日礼物。边伯贤过生日那天是跟女朋友一块儿出去的,晚上回来心情不错。张艺兴把一个看起来特别厉害的黑色盒子递给边伯贤的时候,边伯贤对兄弟的品味表示欣赏,赞许地点了点头;相当期待地打开盒子——


盒底铺了一层特别骚气的紫色绒毛,中间盘了条橡胶蛇,亮黄色的一坨。


——边伯贤把盒子扣到了张艺兴的脑...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11

❤❤❤

顾隅:

亲爱的


「It's so tasty.」



毕业后张艺兴算是比较早开始工作的。


不同于家乡或者学校所在的熟悉位置,现在生活的城市与他从来都没有过多联系。各样的人费心守好各自的位置安分地原地生长,最终却都渐渐被同化成不经心团结着的整体,差异与其所应激产生的排异反应当然还是走一步换一种脸色的,但城市里过剩的依赖和必需的所谓安全感却不至于真的让新来的人们彻底乱了阵脚,所以不断涌入的经常是焦虑半兴奋半。不多去纠结自己究竟更偏向于前者还是后者,现下莫名轻松的状态是张艺兴可以确定的。


这种轻松让他心安。


公寓离公司两站地...

【勋兴】人间精品

顾隅:

1


 


 


 


今天张艺兴回到寝室关门的时候又被吓了一跳,大叫一嗓子蹦了老远,冷静下来之后把门把上挂着的橡胶蛇甩到了正在打游戏的边伯贤身上。


 


那条蛇是今年张艺兴买给边伯贤的生日礼物。边伯贤过生日那天是跟女朋友一块儿出去的,晚上回来心情不错。张艺兴把一个看起来特别厉害的黑色盒子递给边伯贤的时候,边伯贤对兄弟的品味表示欣赏,赞许地点了点头;相当期待地打开盒子——


盒底铺了一层特别骚气的紫色绒毛,中间盘了条橡胶蛇,亮黄色的一坨。


——边伯贤把盒子扣到了张艺兴的脑...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6

顾隅:

如果你冷

「小锅里煮上半瓶红酒,放上肉桂,肉豆蔻和丁香。心烦意乱的时候加点白兰地,细呷是温热的,下肚是剧烈到可以让人沉沉睡去的。」

南方一座小城,不沾山靠海的孤立,要真跟人说,来去也就几句模糊印象,不尴不尬。但不同于北国那种错落逼仄,这个地方一年里头始终是专一而温吞的。像今早雨懑懑地洒下,找不到多安稳的地方让它枕着睡了,那赌着口气也不怕耗干了自己,就固执地不断;倒真也销解不完的躁动,隔了一晚,水没积多少,吊着脖子还是顺着伞沿而上,奄奄的见不得太阳。
气候催生出的种种症候,总是一副暧昧样子,自暴自弃地浸淫在里面,不时偷摸地随着雨水一并压下;窥着冷热,放纵消长。

老城区的房子,不多大...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7

顾隅:

One and Only


「你喔 你喔 我的宝贝

喔你喔 你喔」


“白啊,咱这猫最近洗过澡么?我怕他生病啊。”

张艺兴用手指抵着小家伙的额头,保护他已经团成一坨的耳机线最后的尊严;然后看见屏幕里面的边伯贤隔着太平洋对着他比了一个大大的心,笑得一脸谄媚。


“滚。”


大概两星期前的一天凌晨,边伯贤突然找上了张艺兴家门口,知道户主这个点儿估计还紧着自己特有的睡姿在卧室躺尸呢,硬是耐着性子连...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8

顾隅:

 優しいとき


「你……很喜欢花吧?

所以……给你。」


花店其实不是张艺兴一直在经营。

大学那会儿,经常站在橱窗后面修理枝叶的是一个蛮精神的阿婆,张艺兴下了课抽空常会去转转;阿婆一个人确实是孤单,没人陪她她也乐得跟这个小伙子唠唠家常。

室友忍不住了也会问,说张艺兴你一大老爷们儿闲着不跟哥儿几个喝酒打游戏,天天奔那小花店算怎么回事啊你又没女朋友。张艺兴就笑,说他真的喜欢那地方。

小小的,香香的,橱窗里总是点着灯,不刺眼,但总能烧出某种满足的温...

【勋兴】城市•游戏•爱人|09

顾隅:

融雪之前


「你是冰川,是疾风,是瘫软在山谷中的云。你是通往北极的海,是海上卷起的泡沫,是泡沫中诞生的神。你是草原上的花,是花下的草原,是人类还在追求今生来世时,一块岩石与另一块岩石定下的生死契阔。你是迟迟不褪的黑夜,是久久逗留的天明。是安静风暴中的冰冷燃烧。你是日,月,星,辰。是上帝的有意为之,在那个地方所有的事物都可以被祝愿。」


“哥你放……”

“世勋别说话了,再……坚持一下。”  ...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1 / 2

© 林海城 | Powered by LOFTER